广告位
您的位置 首页 未分类

感染后,他选择回家给发热患者网上看病,把床位留给病人

从医17年,武汉某三甲医院急救中心医生李春觉得自己“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”。 他在临床接触过各种各样高传染性的疾病,从没怕过。但当他得知自己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,并随后传染…

从医17年,武汉某三甲医院急救中心医生李春觉得自己“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”。

他在临床接触过各种各样高传染性的疾病,从没怕过。但当他得知自己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,并随后传染给妻子、两个女儿、岳父母时,他开始害怕了,也第一次怀疑自己,“作为医生,连家里人都保护不了,你还相信你能保护谁?”

特殊时期,武汉所有医院的床位资源都很紧张,为了不占用其他病人床位,李春决定举家隔离治疗。好消息是,他已经进入康复期,家人目前也都症状轻微。

居家隔离这段时间,李春坚持为发热病人网上问诊。前来咨询的患者数量上限一天天在刷新。他知道,如果真是新冠肺炎,这种问诊不太可能给患者带来什么实际的帮助,但能给那些“惶恐且无助的病人”哪怕一点点希望,也是好的。

李春和我们分享了他人生中最惶恐的这段日子。以下是他的自述:



 1 


2020年1月8日,我所在医院的急救中心被抽用作发热病房,病情严重的发烧病人都要在我们这里观察三天,进行核酸检测确认是否感染新型冠状病毒。

我们急救中心一共15张病床,最开始每天还能勉强维持发热门诊需要住院的病人的收治。但随着疫情的发展,到了1月10日,每天需要住院的急重症病人就有30-50人,而我们常规满床最多只能收治22人。

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和同事们开始了连轴转的工作。80多位医护人员,绝大多数再没回过家。春节也是在医院过的。防护服穿脱不方便,为了减少去洗手间,我们不敢多喝水,饿了吃医院的工作餐,困了就在医院的休息区对付一下。



1月18日,我开始发热、咳嗽,不过CT还是正常的。我觉得我顶多也就是个上呼吸道感染,就是感冒呗,休息休息就好了。但两三天后,通过核酸检测和影像学诊断,我被确诊了。

现在回想起来,可能是因为1月5日到8日那段无保护暴露史。1月5日那天,我们接诊了一个从地县级医院转诊过来的61岁重症肺炎患者。根据当时的诊断标准,患者必须有华南海鲜市场的接触史,才会考虑新冠肺炎。但这位患者没有。我们只是把他安排在隔离区域,以重症肺炎收治观察。

没想到,后来,我和同组的3位护士全部中标。

由于疫情发展较快,我们医院的床位非常紧张,一些病人需要等几天才能入院,为了不占用医院的床位资源,我决定回家自我隔离治疗。

 2 


我自己诊断开药,发热就吃一些退烧药,加强营养,摄入高蛋白、高能量的食物,熬过了最难受的几天,烧退了。

但另一个坏消息来了。因为我1月17日晚上回过一趟家,我的爱人、两个女儿、岳父母,开始陆续出现发热、咳嗽和乏力的症状。他们被我感染了。

做了快20年医生,我从来不会因为什么事情紧张。什么病我没见过?禽流感、艾滋病,还有很多高传染性的病,我都见过,也没怕过。但这一次,我怕了。

那种感觉,就是一种病毒超越了你的专业、你的掌控能力的无力感。平时我们ICU就是给所有病人保底的,各个科室搞不定的,我们都能搞定。但现在,我们给别人保不了底了。我们自己都中标了。就好像,最后一道防线,没了。

我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。我不害怕病毒,就怕自己家人受伤。尽管他们现在还是轻症,在我的治疗下也在逐渐恢复,但我总担心,家里老人、爱人十几天之后会不会有反复?他们的肺,以后能恢复成什么样子?会不会有后遗症?没有人能回答,没有人有经验……

而这一切,是我造成的。作为医生,连自己家里人都保护不了,你还相信你能保护谁?

 3 


2月3日应该是这段时间以来,我心情最好的一天。因为家里老人的情况稳定了点。前几天他们因为乏力起不来床的时候,我真的非常非常焦虑。

这些天,有空的时候,我也通过我们医院的公众号,为发烧病人在线看病。1月28日晚上8点多第一次上线,一口气就看到了深夜一两点,加上第二天早上,一共看了大概200多人。其实,为了保证看病质量,医院限制我们每天最多看50个人。我一上线就调整到200个——以我看急诊的量,可以处理这么多。但没想到,第一天就超标。第二天,我调整到300个……现在把上限调整成多少,就会有多少患者。打开手机,源源不断的咨询请求,手机的运行速度根本跟不上。

大部分是发热病人。有的正在居家隔离;有的考虑是新冠肺炎但还没有去看;有的咨询说没有床位,不知道该怎么办;还有一些咨询目前状况下,老人和孕妇该怎么办;还有人介绍自己一段时间的出行痕迹,问我他有没有感染的可能……我能感受到,这些病人是非常恐慌且无助的。每一个人都很无助。

以前病人网上咨询,一般都是上传病例图片、随便打几十个字,简单问一下。现在我看到的咨询都是写大几千字。我甚至能想象,在屏幕对面,那些五六十岁的人,在手机上花好几个小时,敲下了这些字。他们肯定是没有办法了才会这样。他们没有办法,只能通过这种方式,试图寻找一点希望。

说实话,如果真是新冠肺炎,通过网上咨询的方式,也并不能帮他们解决什么实际问题。但是,我的回复如果能给焦急恐慌的人们希望,哪怕只有一点,也是好的。


马上,我要去复查了,如果核酸检测转阴,没有传染性了,我就要回去上班了。我们科里医生已经不够了,我要去补位。同事们,我快回来了!

等疫情过去,我想抱一抱我的小孩。我的大公主和小公主,我已经很久没有抱过她们了。




文中医生为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字节跳动医务工作者人道救助基金」受助人。应受助人要求,李春为化名。



点击阅读原文了解字节跳动医务救助基金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咸阳在线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6104.tv/2604.html
广告位

作者: 白凯

白凯,1988年生,咸阳乾县人。现居地咸阳市秦都区,2008年在大学期间创办咸阳在线论坛,2012年正式开始创业,咸阳在线CEO。现在职务是咸阳掌控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。

为您推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29-3333 6104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2468029029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